美文欣赏
  • 谈诚信
  • 发布时间: 2015-08-27      信息来源:      作者:

  诚信无形,却可以经天纬地;诚信无色,却可以耀人眼目;诚信无味,却可以在上下五千年纵横海内外,散发出醇厚的芬芳。无形,无色,无味的诚信有着撼人心魄的力量。

  《诗经•周南•麟之趾》这样写道:

  麟之趾,振振公子,于嗟麟兮!

  麟之定,振振公姓,于嗟麟兮!

  (美文网:www.meiwenting.com)

  麟之角,振振公族,于嗟麟兮!

  《麟之趾》中用了三个“振振”,“振振”即诚实仁厚的意思,麒麟人格化的品行特征就此被定格下来,而且每章末句都用“于嗟麟兮”,表示强烈的赞美之意,汉代刘向《说苑•辨物》云:“帝王之所箸,莫不致四灵焉。德盛则以为畜,治平则时气至矣。故麒麟糜身牛尾,圆顶一角。含仁怀义,音中律吕。行步中规,折旋中矩。择土而践,位平然后处。不群居,不旅行,纷兮其有质文也,幽闲则循循如也,动则有容仪。”一个文质彬彬的颇具儒家风范的形象呈现在我们眼前,其行动举止完全合乎儒家的礼制。

  儒家君子恪守“仁义礼智信”五常,孔子将“信”作为“仁”的重要体现,是贤者必备的品德,凡在言论和行为上做到真实无妄,便能取得他人的信任,当权者讲信用,百姓也会以真情相待而不欺上。诚信是由“诚”和“信”两个概念组成。“诚”,就是真诚,“信”,指待人处事的诚实不欺,言行一致的态度。通俗地讲,诚信就是说老实话,办老实事,做老实人。诚实守信是人类社会千百年传承下来的道德传统,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组成部分,诚信之风早已融入我们民族文化的血液,成为文化基因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。

  一、诚信是个人立身处世的基本前提

  “信”是个人立身处世的基本前提,这也是儒家一贯的思想,在儒家看来,一个人要在世上立足,首先应该具备“信”这一最基本的道德品质,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原因。在《礼记•曲礼》中记载:“鹦鹉能言,不离飞鸟;猩猩能言,不离禽兽。今人而无礼,虽能言,不亦禽兽之心乎?夫唯禽兽无礼,故父子聚鹿。是故圣人作,为礼以教人,使人以有礼,知自别于禽兽。”所以,孔子强调“言忠信,行笃敬”,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,”一个人如果缺乏“信”,那么他就无法立身处世。“人必先信而后求能”,也就是说,遵守诺言,说话算话,言而有信,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要求,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。有这样一则报道,在广州的福利彩票站:有一位普普通通卖彩票的的妇女,经过三次的寻找,终于把为顾客代买的,中了几百万大奖的彩票交给顾客,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与赞扬。并且,从此以后她的这个彩票投注站的生意越来越好,我想这就是诚信的价值所在。相信听到这个事例的大家,也会被她这种诚实守信的品德所感动。虽然,她把大奖送给买主后失去的是金钱,但她得到的却是,无论用多少金钱也换不回的诚信。面对诱惑,不怦然心动,不为其所惑,虽平淡如行云,质朴如流水,却让人领略到一种山高海深。诚信——拥有这种闪光的品格的人,是可敬的人。

  二、诚信是经济活动的基本规范

  (日记大全:www.rizhi8.com)

  “诚信”交易历来是中国商品经济的优良传统,“诚信”也是商人在经济活动中普遍奉行的商业伦理。在商业活动中把诚实守信,以诚正己,重承诺,守合约,作为商人的立人和立业之本,才能获得别人对自己的信任,维护和扩大自己的信誉。因此,传统商业道德强调在商业活动中必须以诚信为宗旨,把诚信视为从商的生命,杜绝以次充好,以假乱真,欺行霸市的行为。《礼记•王制》中记载:“布帛精粗不中数,幅广狭不中量,不粥于市。”也就是说如果布帛的升缕度数达不到精布、细布或粗布的要求,其宽窄不符合规定,就不能拿到市场上卖。著名的海尔集团曾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:在与客户签发合同之后,由于种种原因,公司延误了发货时间,为了信守合同,公司决定采用空运,为此损失了一大笔钱,却由此赢得了信誉。总裁自豪的说:“我们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宁可失去所有的财产,也不愿失去信用。”可是,从假烟、假酒、假文凭到假帐、假币、假政绩;从股市造假到企业之间的“三角债”;从剽窃他人科研成果到足球场上的“黑哨”;从普通人恶意消费透支到一些地方政府言而无信,出尔反尔,开门招商,闭门宰客。面对这些层出不穷的骗子,防不胜防的骗术,以假乱真的产品,在善良人们无奈与无助的背后,更可怕的,是整个社会诚实守信的体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冲击!

  三、诚信是治国为政的重要前提

  政治统治的巩固与否,在于是否取信于民。“民信”是贯穿在诚信与政治统治之间的一根红线。取信于民,是治国的关键。古之圣贤认为,治理国家,无信不立,无信不威,信为根基。孔子深刻的论述了取信于民对国家政权稳定的重要性(子贡问政。子曰:“足食,足兵,民信之矣。”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,于斯三者何先?”曰“去兵。”子贡曰:“必不得已而去。于斯二者何先?”曰:“去食。自古皆有死,民无信不立。”)这里孔子将信提升到了无与伦比的重要地位,视其为治国最重要的要务,“民无信不立”,失去老百姓的信任,则根本无法治国。子曰:“道千乘之国:敬事而信,节用而爱人,使民以时。”“信”在这里是管理民众,维护社会安定,维系国家政权的基本前提和有力保证。宋代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中也指出:“夫信者,人君之大宝也。国保于民,民保于信。非信无以使民,非民无以守国。是故古之王者不欺四海,霸者不欺四邻。善为国者不欺其民,善为家者不欺其亲。不善者反之,欺其邻国,欺其百姓,甚者欺其兄弟,欺其父子。上不信下,下不信上,上下离心,以致于败。”

  在春秋战国时,秦国的商鞅在秦孝公的支持下主持变法。当时处于战争频繁、人心惶惶之际,为了树立威信,推进改革,商鞅下令在都城南门外立一根三丈长的木头,并当众许下诺言:谁能把这根木头搬到北门,赏金十两。围观的人不相信如此轻而易举的事能得到如此高的赏赐,结果没人肯出手一试。于是,商鞅将赏金提高到50金。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终于有人站起将木头扛到了北门。商鞅立即赏了他五十金。商鞅这一举动,在百姓心中树立起了威信,而商鞅接下来的变法就很快在秦国推广开了。新法使秦国渐渐强盛,最终统一了中国。而同样在商鞅“立木为信”的地方,在早它400年以前,却曾发生过一场令人啼笑皆非的“烽火戏诸侯”的闹剧。周幽王有个宠妃叫褒姒,为博取她的一笑,周幽王下令在都城附近20多座烽火台上点起烽火——烽火是边关报警的信号,只有在外敌入侵需召诸侯来救援的时候才能点燃。结果诸侯们见到烽火,率领兵将们匆匆赶到,弄明白这是君王为博妻一笑的花招后又愤然离去。褒姒看到平日威仪赫赫的诸侯们手足无措的样子,终于开心一笑。五年后,酉夷太戎大举攻周,幽王烽火再燃而诸侯未到——谁也不愿再上第二次当了。结果幽王被逼自刎而褒姒也被俘虏。一个“立木取信”,一诺千金;一个帝王无信,戏玩“狼来了”的游戏。结果前者变法成功,国强势壮;后者自取其辱,身死国亡。可见,“信”对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都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

  四、诚信是社会交往的基本准则

  人与人之间的各种交往关系,构成了基本的社会关系。而诚信正是维系人们各种交往关系的重要链条,缺少了诚信这一链条,各种交往关系就会散架,影响社会秩序的稳定。孔子把信为其“四教”的内容之一,要求人们讲求信义,做到言而有信,行而有信。故孔子曰:“人而无信,不知其可也。大车无輓,小车无轨,其何以行之哉!”有这样一个故事:有一个叫孟信的人,家里很穷,无米下锅,只有一头病牛。一天他外出,他的侄子将牛牵到集市上卖了。孟信回来后非常生气,责备他的侄子不该把病牛卖给人家,并亲自找到买主将钱如数退还,牵回了自家的病牛。透过历史的烟尘,我们清楚地看到孟信手中紧紧牵住的绝不是一头生病的黄牛,而是一条健康与高尚的道德纤绳,它将一个人的人品、修养引入了纯洁的圣地,这就是诚信的力量。

  从上面可以看出,“信”是人与人交往应遵循的最基本准则。与朋友交往,应该信守诺言,以诚相待,不欺诈,不虚伪,不掩饰。只有如此,才能达到人际关系的融洽与和谐,否则欺诈之风就会盛行;人们将生活在一个尔虞我诈的社会中。诚信是实现人际和谐的基础,是社会安定和发展的基础,也是一个社会健康的标志。